福鼎白茶

地理位置:福建省宁德市福鼎市
供应周期: 11月中旬-10月
年总产值:4.66 亿元
年总产量:4000 吨
销售区域:全国各地

 

 

产品介绍

 

福鼎白茶具有地域唯一、工艺天然和功效独特等特性。中医药理证明,白茶性清凉,消热降火,消暑解毒,具有治病之功效。清代名人周亮工的《闽小记》中载:“白毫银针,产太姥山鸿雪洞,其性寒凉,功同犀角,是治麻疹之圣药。”特别是随着近年来欧美国家对白茶进行的深入研究发现,相比其他茶类,白茶的自由基含量最低,黄酮含量最高,氨基酸含量平均值高于其他茶类,具有降血压、降血脂、降血糖、抗氧化、抗辐射、抗肿瘤,人体免疫力细胞的干扰素分泌量增加5倍等作用。
对于福鼎白茶独特而显著的保健功效,可以用五种茶来形容:①降火消炎茶:白茶具有清热祛火的功效,同时最新研究还表明,白茶提取物对导致葡萄球菌感染、链球菌感染、肺炎等细菌生长具有预防作用。②女人茶:白茶的自由基含量最低,多喝白茶或使用白茶的提取物,可以延缓衰老,美容美颜,因此受到了现代时尚人士,特别是都市女性的欢迎。③伴侣茶:喝红葡萄酒饮白茶,“一红一白”结合,白茶可以解决饮用红葡萄酒容易上火的难题,可以说是现代成功人士社交应酬的好伴侣。④梦之茶:白茶可以清热降火,让人清心除烦、安神定智,有助于人们获得健康良好的睡眠。⑤旅行茶:白茶具有耐泡的特点,一天旅途一杯茶,可以很好地缓解或消除旅行中的疲劳。
福鼎白茶所独具的特点,也得到了许多专家的认可。2008年6月,通过对福鼎白茶认真细致的考察和研究,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学术部主任姚国坤教授等七位国内著名茶叶专家一致达成“福鼎白茶共识”:一是源于福鼎,文化丰厚。福鼎白茶栽培历史悠久,是白茶之王—白毫银针的发祥地。二是品质优异,康体养颜。白茶具有增强免疫力、抗氧化、延缓衰老、抑菌消炎的显著功效,是人类康体养颜之珍品。三是创新发展,前景广阔,能够满足人们对健康生活的日益追求。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杭州茶叶研究院院长、国家茶叶质量监督检测中心主任骆少君研究员也一再呼吁重视发展白茶,她说:“不仅美国,瑞典斯德哥尔摩医学研究中心的研究也表明,白茶杀菌和消除自由基作用很强。30年前我就极力推介白茶,今天更要大声呼吁。”

 

 

 

产业布局

 

2009年,陕西省考古工作者在曾经创建了西安碑林博物馆的吕氏家族墓的发掘中,发现了距今一千多年前的茶叶。更让大家惊奇的是,这些千年以前的茶叶还是茶叶中少之又少的极品白茶。经考古工作者初步考证,这种白茶产自福建,业内人士则认为,这种白茶极品应该就是来自福鼎的“白毫银针”。再次印证“世界白茶在中国,中国白茶在福鼎” 所言非虚。福鼎白茶原产于太姥山。传说,太姥山古名才山,尧帝时(公元前二三五八——二二五七年)有一老母在此居住,以种兰为业,为人乐善好施,深得人心,并曾将其所种绿雪芽茶作为治疗麻疹圣药,救活很多小孩,人们感恩载德,把她奉为神明,称她为太母,这座山也因此名为太母山。到汉武帝时,派遣了侍中东方朔到各地授封天下名山,于是太母山被封为天下三十六名山之首,并正式改名为太姥山。现今福鼎太姥山还留有相传是太姥娘娘手植的福鼎大白茶原始母树绿雪芽古茶树、太姥娘娘发现绿雪芽的山洞和浇灌绿雪芽的丹井。作为白茶故乡,福鼎白茶一直以来都以其具有独特的品种优势和独特的地理、气候、土壤优势等著称于世界。近年,作为中国最大的白茶产区和出口基地,福鼎白茶也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外销发展势头。福鼎市从1997年开始,因势利导,把白茶作为茶类结构调整的重点来抓,以点带面,推动茶园朝着绿色、无害、有机的方向发展,从源头上把好茶叶质量关。目前,全市共推广无公害茶园20万亩、建立有机茶基地和绿色食品基地3.8万亩,是福建省最早实施、推广有机茶园、绿色茶叶基地建设的县(市),也是全省推广面积最大的县(市)。在茶业主管部门的指导下,制定了白茶行业标准。2008年,全市茶叶总产量1.62万吨,涉茶产业年总产值达12.5亿元;白茶总产量达4000吨,产值4.8亿元。全市茶叶加工企业发展到381家;有6家企业被列为“2008年中国茶叶行业百强”。如今,福鼎白茶已经走出福鼎,走出福建,走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展示她的非凡魅力。近年来,先后有100多件福鼎大白茶产品在国内外茶叶品质大奖赛中获得金奖、银奖。福鼎白茶中也作为中国六大类茶中白茶类的代表入选“奥运五环茶”、 被评为“申奥第一茶”;其精品茶“太姥银针”成功入选“中国2010上海世博十大名茶” ,与西湖龙井等国内传统名茶共同成为上海世博会联合馆专用茶,获得中外来宾的广泛赞誉。

 

 

 

历史故事

 

茶学界对白茶起源问题一直有争议,孙威江教授归纳为“远古说、唐朝说、明朝说、清朝说”,茶界泰斗张天福将福鼎1796年创制银针作为白茶起源的标志,认为“白茶制造的历史较其他茶类为短”。近日,本人仔细观照福鼎、政和两地有关白茶始创过程的记载,发现几处耐人寻味的疑点;其一,从纵向看,福鼎白毫银针从创制到定型的时间跨度长达90年(1796年首创了银针,1857年、1880年分别发现茶树良种福鼎大白、福鼎大毫,1885年制出白毫银针),但白毫银针一经制成便迅速走红(1891年出口国外,1912年就达到鼎盛),这一慢一快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没有?其二,从横向看,两地发现白茶良种(1879年政和也发现大白茶,1880年福鼎又发现大毫茶)和始制白毫银针的时间(福鼎是1885年,政和是1889年)惊奇地接近,是什么原因促成两地共同去找茶,去研发新茶?其三,从事主看,两地白茶树发现者都有名有姓而且还有不同版本(福鼎有陈焕说、张阿钦说,政和有魏春生说、风水先生说),但白茶工艺发明人姓名都只字不提,其中有没有隐情? 其四,从传说看,两地都假托得到“仙人”的指点而找到白茶并最初用于治病(福鼎有南极仙翁指点太姥娘娘用茶救麻疹、白发仙翁指点毛义用仙茶救母病、太姥娘娘托梦陈焕种白茶,政和有白发仙翁指点三小妹找到白茶救瘟疫),这仙人是谁?这些疑点,让我隐约觉得前人在论述白茶起源时,似乎在刻意隐瞒了什么。为探寻白茶起源与传承问题,我决定从中国茶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去寻找线索。白茶是中国六大类茶之一,但茶分六大类却是现代的事。因此,我们认定一种茶是不是白茶,不应该看它是不是叫白茶,而应该看它是否符合白茶的定义,即“自然萎凋,不炒不揉”方法制作的茶。
陆羽《茶经》据“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毒,得荼而解”得出“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的结论,告诉我们茶起源于远古。无独有偶,福建太姥山地区也流传一个相类似的神话传说:说尧时有一女子,居才山(今太姥山)种蓝,人们称其为“蓝姑”,见山下麻疹流行,便教人用茶治病救人,由此感动上苍,羽化成仙,后人尊其为“太姥娘娘”,并向她学习种茶。剥去传说的神话外壳,并从现实中寻找与传说相合拍的现实证据,不难印证传说的真实性,从而获得传说所承载的太姥山先民在生产生活方面的真实信息。店下马栏山和白琳考古发现告诉我们,太姥山一带早在新石器时期就有古人类活动,后人也考证出太姥娘娘其实就是神话了的母系氏族年代闽越地区部落联盟首领,或者说是当时古人类集群的代表性人物;1957年福建茶树良种普查时,就发现从太姥山区有野生古茶树群落的存在,而且传说中太姥娘娘修炼并得道升天的地方便有绿雪芽古茶树,福鼎大白茶、大毫茶也是从太姥山中移植出去的,这些都说明太姥山先民们完全有机会在太姥山区发现茶;太姥山区民间自古就有将晒干的茶芽(即“针茶”)收藏,用于治疗麻疹的验方,进一步说明茶最初是作为药用的。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远古时代,以太姥娘娘为代表的太姥山先民同以炎帝神农为代表中原古人类一样,发现茶并用茶治病。后来,古人又惊喜地发现,茶“使人益思,少卧,轻身,明目”,“令人有力,悦志”,于是茶这“南方之嘉木”、“草木之仙骨”除了作为药用外,还成为祭祀天地神灵和祖先的供奉品、帝王贵胄享受的奢侈品、方家术士修道的辅助品。这些都需要茶的干叶,因为茶的鲜叶不易得、不常得,于是古代先民便有意识将鲜茶晒干保存,以备不时之需。此时应不晚于周朝,因为周朝还专设24名茶官“掌以时聚茶”。这种保存茶叶方式,陈椽教授认为“如现时制白茶,可以说是制茶起源时期”,杨文辉教授也认为“与现今的白茶制法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属于白茶制法的范畴”,并推断出“中国茶叶生产史上的最早发明是白茶”。古人这种用晒干方式制成的茶,我们不妨称为“古白茶”。如果说,白茶诞生于远古,那为什么之后又会销声匿迹了呢?我们知道,随着茶种植面积扩大和制茶工艺创新,茶便退下了它的神秘面纱,逐步进入了日常生活。虽唐朝时“晒干叶茶”(即古白茶)还与“蒸青团茶”并存了一段时间,但朴实无华的“晒干叶茶”着实让食不厌精追求色香味形俱全的国人产生了审美疲劳,便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取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绿茶和后来创制的其他茶,这个过程大家都很清楚。与此同时,中国的茶文化也开始盛行,文人雅士们忙着记录各种新茶的风光事,偏偏忽略了已不入主流的古白茶,便留下了有关它的典籍微乎其微的遗憾。还好,古白茶并非完全消亡,至少在一定范围内顽强生存着,明朝的田艺蘅喝到此茶后,忍不住在《煮泉小品》中赞道:“芽茶以火作者为次,生晒者为上,亦更近自然,且断烟火气耳。生晒茶沦之瓯中,则旗枪舒畅,清翠鲜明,尤为可爱。”太姥山人保存了古白茶制法不可否定,太姥山所在的福鼎茶区在茶业发展历程中,也曾引进过绿茶、红茶、花茶等制茶工艺,并延续至今,而且还创制出被誉为闽红三大工夫之一的白琳工夫。但值得庆幸的是,古白茶并没有因此在福鼎湮灭。那些隐身在崇山峻岭之中的太姥山原著民和僧侣们,由于缺乏与外界的交流,仍执著地沿用晒干或阴干方式制茶自用,无意间将古白茶制茶工艺保存了下来,并默默延续了千百年。山民这种自制的土茶,俗称“畲泡茶”、“白茶婆”,至今仍有,我们在太姥山区的农村还可以喝到,山民们将这种茶泡在大茶缸里,味道相当清爽,而且久置不馊,类似寿眉。遗憾的是,正如古白茶罕见于典籍一样,太姥山的古白茶也一直沉默不语。好在外人朝山偶尔也得到过太姥山古白茶的款待,有心人就顺手记录了下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太姥山出白茶的最早记载是唐陆羽的《茶经》:“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陈椽教授指出:“永嘉东三百里是海,是南三百里之误。南三百里是福建的福鼎,系白茶原产地”。其实,这句话也不是陆羽的原创,他也是从《永嘉图经》上摘录来的,《永嘉图经》是隋唐时期的温州地方志,可惜已经失佚,但这个时期的永嘉县只在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至隋炀帝大业元年(605年)间存在。陆羽的这项记载,让我们获得一个重要信息,太姥山的古白茶早在隋朝时就已被外人所知。《中国名茶志》综述部分根据其他线索,称“福鼎大白茶良种可上溯至唐咸丰年间”,一点也不为过。陆羽《茶经》在记载名茶产地时,还将福州摆在岭南道的第一位,当时的太姥山隶属福州长溪县,这里所说的福州茶有没有包括太姥山茶,很值得探讨。大约到了明朝,太姥山古白茶开始走出山门,有人还给它取了个很贴切、很雅致的名字,叫“绿雪芽”,并很快在名茶丛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就是明《广舆记》所说的“福宁州太姥山出名茶,名绿雪芽”。明末清初时,太姥山茶(尤其是绿雪芽)的声名更盛,清初周亮工《闽小记》、郭柏苍《闽产录异》、吴振臣《闽游偶记》、邱古园《太姥山指掌》都有绿雪芽茶的记载,汪懋麟还诗赞:“贻我绿雪芽,重比南山贾”。另外,明谢肇淛《太姥山志》有太姥山人种茶的记载,清傅维祖《太姥山寺产印册》对太姥山寺院茶园进行登记,明陈仲溱看到有人在太姥山古道上卖茶,可见此时的太姥山茶不断广泛种植,而且开始出售;明林祖恕、林爱民和清王孙恭、谢金銮等游太姥山时,曾将太姥山山茶烹煮着喝,这也与白茶出水较慢的茶性相一致。可见,当时太姥山茶种植和精加工的历史不会晚于明朝,其上品就是被世人视为珍品的绿雪芽。但绿雪芽是不是白茶呢?其实前人就已经告诉我们了。清邱古园《太姥山指掌》记载,太姥山平岗,有十余家人种茶,“最上者太姥白,即《三山志》绿雪芽茶是也”;民国卓剑舟著《太姥山全志》时就已考证出:“绿雪芽,今呼白毫。香色俱绝,而犹以鸿雪洞产者为最。性寒凉,功同犀角,为麻疹圣药。运售国外,价与金埒”。另外,太姥山一片瓦寺(鸿雪洞旁)的僧人至今仍沿用古法制作绿雪芽(现已由丹井茶室一阙姓居士打理),每年架梯到鸿雪洞顶采摘野生茶树的芽,凉晒成茶后待客,成品如白毫银针。由此,我们不难断定,古人所说的绿雪芽茶,就是今之白毫银针的前身,为太姥山古白茶之上品。

文章已完
作者心情: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 转载请注明来源:福鼎白茶
  • 本文永久链接地址:https://www.8yp.com/fudingbaicha/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